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热门小说吧 >> 爆炸吧思维 >> No922

洛阳,南宫。

汉灵帝高坐在上方,张让和赵忠两人站在了一旁。

而下方,文武百官们整齐的林立在了那里,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原因无他,此刻地位汉灵帝实在是太诡异了,再也没有了之前那轻佻浮躁的样子,整个人面色阴沉的坐在那里,冷冷的扫视着下方的众人。

他们谁都没有看到过那么严肃的汉灵帝过,再加上这次汉灵帝又是下了死命令,不到或者迟到者,立斩无赦,不禁让人有些浮想翩翩,绝对是出什么大事了。

汉灵帝扫视了在场众人几眼,冷冷的开口说道:“尔等可知道那太平道张角,张宝,张梁三兄弟?”

既然连那中常侍里面都被那太平道安插了卧底,那么在场的文武百官之中,又有多少会是那张角的内应,说没有,汉灵帝他是一百个不相信。今天他就要把这些人全都抓出来,杀一儆百,威胁到他皇位的人,宁杀错不放过。

汉灵帝话音刚落,百官之中就有不少人打了一个寒颤。那张角连中常侍都能收买,一些个官员那更不在话下了。如今在列的就有不少人和那张角有过联系。

因此这张角在他们心中那就是个禁忌,心中有鬼,被汉灵帝这么一提,没有当场吓瘫了就已经不错了。

南宫之中一阵的沉默,没有人敢站出来说话,谁也不想触这个霉头,气氛一片的凝重。

最终还是那卢植谈了一口气,站了出来说道:“启禀陛下,臣听闻那太平道张角三兄弟,在那冀州等地广施汤药,倒是在百姓当中,有着不错的名声!”

汉灵帝听到了最后那句话,就想要把这胡说八道的家伙拉出去砍了。结果一看到是那卢植,一口气也是咽了下去,毕竟是他徒弟周帆发现了这件事情不是。

当即汉灵帝便冷笑一声,怒道:“原来是卢卿,那张角在那群贱民中确实有着不小的威望,但是若是此人借着这威望想要造反,夺了朕的皇位呢!”

“什么,居然有这等事!”卢植惊呼了出来。其余何进,袁逢等人也是一脸的不敢置信,那张角居然有胆子谋反,当真是该死。

顿时那些个跟张角有过联系的官员,浑身冷汗冒了出来,心跳瞬间加速了起来,心里祈祷着汉灵帝不知道自己跟那张角的事情,否则他们绝对是死路一条啊。

扑通,扑通!两声倒地声传来。只见有着两个和张角有过联系的小官员一张脸变得煞白,再也经不住压力了,脚下一软,直接摊到在了地上。顿时成了众人关注的对象。

汉灵帝看着这两人就是一声冷笑,也没去管他们,对着那卢植说道:“这还真多了卢卿的好徒弟了。”

“远扬!”卢植愣愣的说道。这时候的他才发现,那周帆居然不在这里,而且就连他老爹周异那也不在。

汉灵帝腾的一声站了起来,冷声喊道:“张角密谋造反,幸得未央厩令周远扬明查,禀明与朕。朕已经派了他前往那徐奉府上捉拿中常侍徐奉,封胥,还有那太平道马元义。尔等之中,必然也有与那张角密谋之人。朕给你们一个机会,若是自己站出来,朕从轻发落,否则等那周远扬回来了,一经查明,诛……九……族!”

“陛下饶命啊,陛下饶命啊!”顿时先前那两个吓摊了的家伙,便连滚带爬的走了出来,一个劲的哭喊道。

有一就有二,有二就有三,顿时那些个跟张角有过联系的家伙,便再也受不了这份压力了,纷纷跑了出来,哭喊求饶了起来。

那马元义要是被抓了,他们这些人铁定会被供出来。与其到时候被供出来,那还不如现在自首来的痛快。要是运气好,还能保住一条小命,最不济,那也能保住家人的安危啊。

嘶!众人看着这场面,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在场陆陆续续跑出来的官员,居然已经超过了二十个,在场总共有多少人,这已经占了起码一成半了。虽然这些个人官职都不高,但是蚁多咬死象啊,要是真的被这些内应得手了,洛阳危矣。

汉灵帝也是倒吸了一口凉气,他虽然猜得到里面有内应,但却没猜到居然会有那么多人。

“好,很好!全都给我抓起来!”汉灵帝气急反笑,厉声喝道。

“陛下饶命啊,陛下饶命啊!”

当即便冲进来了数十个禁军,将这二十多个官员全都抓了起来。

“启禀陛下,周大人回来了!正在殿外等候!”就在这时候,一将士恭敬的说道。

“哦,传!”汉灵帝眉毛一挑,大声喊道。

没过多久,周帆周异两人便大步跨进了南宫之中,而身后,典韦,周峰,那禁军统领,一人押解一个,带着那马元义三人走了进来。

“启禀陛下,臣父子不辱使命,将马元义三人捉拿归案,只可惜那唐周,为了捉拿这马元义,不幸牺牲!”周帆恭敬的说道。

“哦,周爱卿做的好!”汉灵帝满意的点着头,赞赏道。至于那唐周,他汉灵帝又怎么会在乎,区区一个黄巾,要不是举报有功,自己早下令杀了他了,现在死了正好。

当即周帆从怀中取出了一封书信,说道:“这是从那马元义身上搜到的,上面有着整个洛阳内应的名单!”

汉灵帝听了顿时大喜,连忙说道:“给朕呈上来。”

那张让连忙走了下来,接过了书信。

“念!”随着汉灵帝一声零下,张让一字不漏的将上面的名单念了出来。

“陛下饶命啊!”顿时又有着四个官员跪了出来。这几个家伙先前还抱着践侥幸心理,以为抓不到自己呢,现在被逮了出来,彻底傻眼了。

哼哼,汉灵帝就是一声冷哼,怒道:“拉下去,满门抄斩!”

话音刚落,那些个内应便纷纷的被拉了出去。密谋造反本来就是死路一条,尤其是在对自己皇位如此看重的汉灵帝面前,想活,绝无可能。

顿时在场的人全都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寒颤,他们也知道这汉灵帝是动了真怒了,不由有些人心惶惶了起来,生怕触怒到了汉灵帝。

“你就是那马元义?”汉灵帝冷冷的看了一眼那浑身伤痕的马元义。至于那封胥和徐奉两人,直接被他无视了,这两个人,任他们怎么求饶,那也是死路一条。

“哼!”马元义冷哼一声,撇过了头,看也不看那汉灵帝一眼。

汉灵帝怒道:“你就不怕朕杀了你吗?”

马元义轻蔑的看了一眼汉灵帝,癫狂的大笑道:“死又何妨,我既然进了这洛阳,就没想过活着出去。狗皇帝,你就等着吧,大贤良师迟早会为我报仇,我在下面等着你!哈哈哈哈哈!”

“拉出去,给我拉出去。”汉灵帝气急败坏的吼道:“车裂,实以车裂之刑!”

“狗皇帝,我在下面等着你!”马元义癫狂的大笑道,直至那声音越来越小。

汉灵帝重重的喘了几口气,平复了一下心情,说道:“使勾盾令周斌何在?”

“臣在!”一个人好马大,八尺左右的汉子站了出来。

“朕命你带兵即可捉拿在洛阳的太平道众,格杀勿论!”汉灵帝恶狠狠的喊道。

“臣遵旨!”

历史的车轮滚滚而来。虽然周帆有着一点的插手,但是却并没有改变太多的东西。随着洛阳的一轮肃清,藏在洛阳的太平道中死伤千余。那张角洛阳起义的计划也不得不就此破灭。

而在远在那冀州的张角得到了这消息,不得不提前发难,自称天公将军,与地公将军张宝,人公将军张梁在冀州一代起事,同时各方黄巾纷纷响应张角,在各地起义,一时间整个大汉七州二十八郡纷纷发起了战事。

黄巾军势如破竹,州郡失守,吏士逃亡,震动洛阳。汉灵帝不得不再次召集群臣,商议那平乱之事情。

“那贼军势众,有谁愿意为朕出力,平定叛乱!”汉灵帝冷声的问道。不过那语气之中多多少少有着一点惊慌。

他本来以为这张角不过就是一个小喽啰而已,很快就能解决了。但实际如今那黄巾势如破竹,声势浩大,就连他汉灵帝也有些怕了。

“太仆卢子干,文武双全,可平叛乱!”杨赐第一个站了出来举荐道。

“哦,卢卿勇武,可愿替朕平定这黄巾!”汉灵帝笑着说道。对于这卢植,他可是相当的满意啊,早年九江,庐江发生过两次蛮族叛乱,都是这卢植平定的,现在由他出马,这黄巾不足为虑。

“臣愿往!”卢植高声应道。对于这种事情,他卢植自然是当然不让。

“好!”汉灵帝高声赞叹道:“朕便封你为北中郎将,领北军五校,前往冀州,诛杀张角,平定叛乱!”

“臣遵旨!”

“启禀陛下,臣也愿往!”那卢植话音刚落,又是一个声音想了起来。

众人放眼看去,不禁愣然,他们怎么都没有想到的是,说这句话的人居然是那周帆。

周异心中就是一急,他怎么都没有想到自己这儿子居然会主动要上战场,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事情啊,一个不好可是会丧命的啊,又有哪个当父亲的,想要看到自己儿子遇到危险的呢。但是急归急,那周帆话都已经说出口了,想要阻止,那也来不及了啊。

倒是卢植有些微惊的看了一眼周帆,暗自点了点头,暗道自己没有收错徒弟。

汉灵帝也是一愣,他也没想到周帆会主动邀战,不禁有些犹豫了起来。毕竟自己那长生不老梦可是还在这周帆的手中啊,万一他有什么不测,自己岂不是再也见不到神仙了。

“爱卿你还年幼,不如……”汉灵帝委婉的说道。

“昔日冠军侯年仅十七,便能领八百铁骑,杀得那匈奴胆寒,如今我周帆亦是十七,又为何不可出战。”周帆毫不犹豫的反驳道。他一直等的就是这个机会,又怎么会就此放过呢。

汉灵帝瞬间就哑然了,周帆都把霍去病拿出来说事了,若是拒绝周帆,那绝对会磨灭其他人的积极性的。

无奈之下,只能同意了下来,大笑道:“好,既然周爱卿一片赤诚,愿为大汉效力,朕自然不会拒绝。周帆听令!”

“臣在!”

“爱卿之前破获那马元义的阴谋,大功一件,朕便封你为骑都尉,领两千羽鳞骑,为北中郎将卢植副手,共同出兵冀州!”

“臣遵旨!”周帆有些激动的应道。这骑都尉已经是个不小的官职了,在那校尉之上,中郎将之下。如今可不是以后那将军满地走,校尉不如狗的时代。如今一个校尉就已经是一个不小的官职了,手底下有着不少的兵马。

自己这个骑都尉那还是有着自己兵马的,两千骑兵,那可不少了,尤其是自由度还是比较高的。而且自己还是那卢植的副手,有着自己老师照应,自己做起事来那也比较自由。

周帆转过头,看了一眼那曹操,若是自己没有记错的话历史上这骑都尉的位子好像是他曹操的。只是如今被自己给夺了,倒是不知道他会怎么样。

汉灵帝都已经下令了,那么其他人自然也不会再说什么了。尤其是这些年来,周帆跟满朝的文武关系拉的都不错,最多也就是那袁术有些怨恨自己罢了,自然不会有人反对了。而且他们这些人还巴不得有人出去打仗呢,那么自己可就安全了。

“还有谁愿意替朕出征!”汉灵帝再次问道。

这冀州那一面有着卢植和周帆两人了,但是那颍川和南阳两方面,还有些大批的黄巾,没人去平乱呢。

“臣愿往!”两个浑厚的声音同时传来,众人看去,正是那皇甫嵩和朱儁两人。

汉灵帝顿时眼前一亮,这两人那也是名将之后,有他们俩出马,他也就放心了。

“好,朕便封皇甫爱卿为左中郎将,朱爱卿为右中郎将,命你等二人在司隶招收兵马,领北军五校,三河骑士,攻打颍川,南阳黄巾。”

“臣遵旨!”两人同时应道。

“启禀陛下,臣恳请陛下解除党禁,同时拿出皇宫钱财及未央厩良马赠给军士,提升士气,如此必能大破黄巾!”皇甫嵩上谏道。

顿时汉灵帝眼角就是一抽,脸色有些不自然了起来。这前者还好说,但是这后者,又是钱财,又是马匹的,他汉灵帝还真的是有些舍不得了。

“准了!”最终,一番犹豫之下,汉灵帝还是同意了下来,毕竟跟自己的皇位相比,一些钱财就算不上什么了。

“国逢大难,朕有心无力,还望诸位爱卿也能多多出力!”汉灵帝淡淡的说道。

顿时下方一群大臣们都有了一种蛋蛋的忧伤。得了,这汉灵帝都差不多是明说了,他都已经出钱出力了,你们几个难道不意思意思。

“臣愿出良马三百,粮食两万石!”袁逢这只老狐狸第一个出来响应了汉灵帝。

“臣出粮食一万石……”

“……”

有了袁逢的带头,其余的大臣们纷纷的响应了起来。

汉灵帝满意的点了点头,这还差不多,要肉疼那也得一起肉疼才行。

“何进,周异何在?”

“微臣在!”两人连忙站了出来。

“周卿之前破获马元义阴谋有功,朕便升你为河南尹,配合大将军何进,镇守洛阳。”汉灵帝大声喊道。

“臣遵旨!”周异随意的应道。

这次周异的升官那可不小啊。河南尹,其实也就是河南太守,长官河南下属二十一县,也包括这帝都洛阳。要知道何进在当大将军之前,那也是河南尹,可见这位置的重要性了。

但是现在,这周异对于自己升职为河南尹,他倒是一点也不在意,他现在最担心的那还是自己那个让人不省心的儿子,上战场,哎!

“国逢大难,愿诸位爱卿能够齐心协力,共同平定乱党!”

“臣等遵旨!”

与此同时在并州也是现在的幻界当中方圆千里已经彻底臣服;五大城市坐落在四方。'

何欢一声令下五十万战兵出动前往草原等各大洲前进。

这次也许会很好玩吧。'何欢笑了笑。

洛阳,周府。

“你,你,你个臭小子,逞什么强,战场是好玩的地方吗,啊!”周异破口大骂道。

“帆儿啊,你,你若是万一出了点什么事,可叫为娘怎么活啊?”李芸小声的哽咽了起来。

此刻那周帆完全成了个受气包了,半句话都不敢说了。事先没有跟自己爹娘禀明这些事情,如今两位老人家自然是担心不已,这不,直接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顿。

周帆也是哭笑不得了起来。自己将来那可是志在天下的,若是连战场都不敢说上,那么也就不用那么多废话了。

当然他也知道自己爹娘那是担心自己的安慰,这才会如此的,无奈之余,心中也多了几分暖意。

“爹,娘,你们放心吧,好男儿志在四方,一直待在这洛阳,能有什么成就。别忘了孩儿可是跟乔伯父打过赌的,五年之内,必然要做出一番成就来!”周帆坚定的说道,脑海中不禁泛起了大乔小乔两人的身影,嘴角也是挂起了一丝笑容。

“哎!”周异长长的谈了一口气,这些东西他又怎么会不知道呢,但是一想到周帆要上战场,他怎么都放心不下啊。

“爹娘,放心吧,孩儿不会有事的,这不还有恶来和子锐在吗,更何况还有老师在呢!”周帆指了指一旁的卢植说道。

“老爷放心吧,只要典韦命还在,就绝不允许有人伤害主公半根毫毛!”典韦坚定的说道。

周峰没有说话,只是重重的点点头,表明了自己的心意。

被周帆这么一指,卢植也是有些哭笑不得了起来,他终于知道为什么一下朝,这周帆就要拉着自己来了,感情是为了这一出。

“子常贤弟,你放心吧,远扬说的不错,好男儿志在四方,不磨练磨练,如何成才,而且他在我军中,不会有事的。”卢植郑重的保证道。

但是卢植嘴上这么说着,心中却没有多少底。将军难免百战死,谁知道这战场上会发生什么。即便明天他自己阵亡了,也不会觉得奇怪。他这么说也只是为了让周异夫妇安心罢了。至于他,也只能尽力的去护着自己这个徒弟了。

“一切可都拜托子干兄了!”周异沉声的说道。

卢植也是重重的点了点头,转过头对着周帆严肃的说道:“不过远扬你可要记得,既然入的我军,便要严格遵守军纪,否则即便你是我弟子,我也会严惩不贷。”

“诺!”

“大哥你这是要去打仗吗?”就在这时候,那周瑜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众人有些诧异的看了一眼那周瑜,不知道什么时候这小子靠近了过来。

周帆拍了拍周瑜的脑袋,大笑道:“是啊,怎么,公瑾,你也想一起?”

“想!”周瑜毫不犹豫的叫道:“不过我知道如今你们都不会让我去的,不过我以后也要向大哥你一样,驰聘疆场,建功立业!”

顿时那卢植眼前就是一亮,有些嫉妒的看了一眼那周异,心中不由嘀咕了起来,暗道这周异运气当真是好。这周瑜不过就是一十岁小童罢了,居然能说出如此话来,这聪慧当真不一般。

周帆看了一眼卢植,脑中灵光一闪,说道:“老师,我这弟弟聪慧胜我十倍,我资质愚钝,你那些兵法谋略无法学会,不如传授给公瑾如何,他绝对不会让你失望的。”

历史上那周瑜自学成才,便能成为江东大都督,名留青史,若是这生能够得到卢植这位兵法大家指导,将来必定前途不可限量。

“哦,若真是如此,待的我班师回朝,倒是要收公瑾为徒!”卢植淡淡的说道。说实话的,他卢植一生弟子众多,但是其一手兵法,却少有人能够继承,若是这周瑜能够学会,那绝对是一件幸运事。

不过此战生死未卜,一切的事情还是等回来再说。

“卢公一定会凯旋而归,公瑾等候着拜卢公为师!”周瑜连忙说到。对于卢植这样一位名师,没有人会拒绝的。

“好,好,好!”卢植一连连叫道,他是越看这周瑜越喜欢,若不是出征在即,他都有打算现在就收他为徒了。

“恶来,去把我准备的东西去取来,我要交给老师!”周帆对着那典韦说道。

当即那典韦便转身回了周帆的小院,不久便带着两样东西回来了。

“好马!”卢植就是眼前一亮,大声的赞叹道。

第一件入眼便能看到,是一匹纯白色的马匹。

“老师此马名为白雪,虽然称不上是千里马,但也绝对是百里挑一的好马了,有它在你也可以安全些。”这匹白雪,便是周帆之前买到的三匹健马中的一匹,如今已经是伪三级的马匹了。有它在,卢植的安全多多少少也能上升不少。

“好,好!”卢植欢喜的叫道,身为一个将领,又怎么会不喜欢好马呢,这匹白雪,他正喜欢。

然而下一秒,卢植眉头微皱,问道:“那远扬你呢?”

周帆莞尔一笑,说道:“老师放心,我自然还有别的坐骑,不会比这白雪差!”

自己有那赤血在,自然是用不着白雪这样的伪三级马匹了。

“这便好!”听到周帆这么说,卢植也放心下来了,坦然的收了下来。想想也是,自己徒弟那一手神奇的驯兽术,又怎么会没有好马呢。

“至于这第二件,便是这个!”周帆将一只白乎乎的东西递给了那卢植。

随着咕,咕!两声,在场所有人的目光全都变得古怪了起来。那周帆的手上赫然是一只鸽子。

“臭小子,你送子干一只鸽子做什么,难道是让他炖了吃不成!”周异疑惑的问道。

“老爷你这是哪里的话,帆儿那鹦鹉都会说人话,这各鸽子必定也有他神奇之处。”都说知儿末莫如母,这李芸确实是够了解周帆的。

“还是娘了解我!”周帆笑道:“老师,这不是一只普通的鸽子,而是由我特殊训练过的,我称之为信鸽。”

看着众人不解的眼神,周帆连忙解释道:“这只信鸽能够识路,即便你我两人远隔千里,他也能准确将书信送达!”

嘶!众人听了不禁倒吸一口凉气。若真的如他周帆所说的那样,那岂不是逆天了。

如今这大汉,传递消息,用的基本还是快马,千里的距离,怎么也得好几天,要是遇到什么大山大河之类的绕路,那就更久了。

而这信鸽不同,天空中可没什么阻碍,而且以飞行的速度,最多只要大半天就能到了。在这时代,有了这信鸽,便能够实时最快的掌控消息,这对于一场战争,那绝对是有着无比的意义啊。

顿时那卢植眼中异彩连连,似乎在想着什么似的。

周帆哪里会不知道卢植的想法啊,直接开口说道:“老师你恐怕要失望了,这信鸽训练不易,至今我手上也只有三只而已,而且只能让你与我通信罢了,想要普及到军中,恐怕是不行了的。”

无疑,周帆是说了谎了的,有了经验的它,想要在训练出一批鸽子来,倒也不难。只是这鸽子是他绝对的王牌,不到万不得已,绝对不能让别人知道。

若不是自己记得这次那卢植会受到那宦官的陷害,为了确保万一,自己还真的有些舍不得拿出来呢。

果然,听了周帆的话,卢植的眼神也暗淡了下去。

“老师你一定要记得,一定要随时带在身边,以防有个万一。”周帆郑重的说道。

“好了,我知道了!”对于自己这徒儿一片孝心,他自然是坦然接受了。

对此,周帆也是露出了一个笑容,这边是摆平了,那么接下来应该是去做另外一件事了。

何欢冷冷的看着这一幕实在是感觉到十分的无趣。

草原上。'五十万战兵分成五个大部队经过三天的时间直接快速的清理了方圆千里的领地;同时各大部落集合一百万战兵集结着。'

这他妈的到底是什么情况呀有没有给我们说一下。'各大部落的人无语的说到。'

战火连天无数枪支弹药出现在这个世界上同时叶天白胡子等等也是出动但是他们都对这些没有什么好高兴的。

洛阳,大街上。

此刻的洛阳,一片人心惶惶的,人少的可怜。如今谁不知道那黄巾造反了,大汉又要开始打仗了。虽然这洛阳绝对是整个大汉最安全的地方,但是谁难保没个意外呢,尤其他们还听说,那黄巾张角厉害的很,很多地方都已经沦陷了。

而此刻,有两个人影走在这空旷的大街上,而这两人自然便是周帆与那周峰了。

“少爷,明天就要出征了,你还出来做什么,不好好准备一下吗?”周峰紧紧的跟在周帆身后,有些疑惑的问道。

“怎么,子锐,你还没准备好吗?”周帆转过头,笑着问道。

“怎么可能!”周峰坚定的说道:“我早就准备好了,就等着跟少爷你一起建功立业了。”

周帆笑了笑,说道:“你是准备好了,但是我还差一点!”

“少爷你还差什么,我马上给你找来!”周峰连忙说道。

周帆摇了摇头,说道:“我还差一个人?”

差一个人?顿时那周峰便傻眼了,脚下一缓,然而在想要追问,那周帆却已经走了出去,无奈周峰也只能快步的跟了上去。

“咦,这不是那荀攸的家吗,少爷你要找的人就是他。早说嘛,我给你请回来就是了,何必让你再跑这么一趟!”周峰看着面前一幢简单的民房,满不在乎的说道。

“去敲门!”周帆也不在意,淡淡的说道。

这大半年来,荀攸一直呆在了这洛阳。而周帆自从之前在拜师礼上认识了那荀攸之后,便时常的前来拜访他,这不,就连那周峰也变得熟门熟路了。

至于周帆的目的,那自然便是请这荀攸出山了。如今周帆身边有着典韦周峰两将,但是唯独缺的就是一个可以为自己出谋划策的谋士,而他荀攸,无疑正是自己目前最好的选择了。

“好嘞!”周峰几步走上了前去,用力的拍了拍那大门,吼道:“那穷书生,快点来开门!”

周帆听到周峰叫那荀攸穷书生,心中也是一阵好笑。自己第一次带着周峰来拜访那荀攸的时候,周峰看着他住的那破地方,家中差不多就是家徒四壁了,因此这穷书生的称号也就落在了那荀攸的身上。

然而他并不知道的是,这荀攸可是那荀家人,整个荀家那可是富得很,他要是穷,这世上恐怕就没什么有钱人了。至于这荀攸如此的生活,只不过是为人低调罢了。

“来了!”没过多久,那荀攸有些无奈的声音便响了起来。那周峰的声音,恐怕他荀攸这辈子都忘不了。

对于周峰称呼他为穷书生,他到也不在意,至于周帆,倒也没去点破,因此一直叫到了现在。

“远扬贤弟,你明日可是要出征了,怎么还有空到为兄这里来?”荀攸刚一打开门,便看到了那周帆,倒是颇有些意外。

“公达不请我进去?”周帆戏虐的问道。

荀攸一拍脑门,恍然的说道:“这倒是为兄的错,快请进。”

当即周帆便带着周峰踏入了这简陋的民居。

“远扬这时候前来找为兄,可有什么要事,不妨直说,要是能帮得上忙,为兄一定帮!”荀攸随手给两人倒了杯水,问道。

“公达应该也知道,明日我便要随着老师,出兵讨伐那黄巾。然而帆自知力所不逮,所以还想请公达出山,助我一臂之力!”周帆也不废话,直接说出了来意。

顿时荀攸手上一僵,原本快要碰到嘴边的茶杯,也硬生生的这么听停了下来,脸上泛起了一丝纠结,陷入了沉默,久久不语。

周峰听了也是一愣,他怎么都没想到自家少爷居然是来请这荀攸帮忙的,这么一个穷书生能有什么用,不解,当真是不解。

不过就算是不解,他周峰也不会去说什么,只要是周帆要做的事情,他自然是毫无保留的去支持。

眼看着那荀攸发愣,久久不语的样子,周峰倒是急了,怒道:“喂,穷书生,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就算是不同意,那也得吭个声吧。”

“子锐不得无礼!”周帆呵斥道,顿时那周峰便没了脾气。

“公达可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周帆看着那荀攸的样子,突然想到了什么,连忙问道。

当即那荀攸便露出了一丝苦笑,放下了手中地位茶杯,说道:“不错,那大将军何进正好征我为黄门侍郎,我正在考虑要不要应征的时候,你便来了。”

周帆暗道一声果然。他依稀记得这荀攸在这洛阳当过一段时间官,之后在那董卓入京的时候密谋刺杀那董卓,结果暴露被抓,事后才被放了出去。这才加入了那曹操的麾下,开始大展身手。

“既然如此,那么我就先告辞了!”周帆直接站了起来,转身就走。

顿时那荀攸就有些傻眼了,他周帆居然就这么走了,一句话都不说的就这么走了?

在他想象当中,这周帆应该会是千言万语,好所歹说的劝自己才是,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

然而就在周帆走到门口的时候,突然停了下来,头也不回的说道:“明日午时,我便要前往校场,不过我会一直在府上等到巳时。”

说罢,带着那周峰转身就走,只留下了那一脸错愕的荀攸。

翌日一早,周帆,周峰,典韦三人便是一身戎装的候在了府外。周帆没有让自己爹娘送,那只是徒添伤感罢了。

周峰双手一对巨锤,左锤三十二斤,右锤三十六斤,胯下黑风,倒也英武不凡。

周帆象征性的提着一杆长枪,腰跨长剑,嗯,多数还是装装样子的,他那点武艺,还真是不堪入目,估计也就比荀攸那样的谋士好上一点罢了。

至于其坐骑,那自然就是赤血了,三级的马匹绝对不同凡响,至少逃起命来那也比较快不是。

至于那典韦,双手短戟,各个都有四十斤,比那周峰的双锤还要重一些,腰间挎着两个布囊,里面带着十把飞戟,裂石断金,绝对不容小嘘。

更是让人惊讶的是,他胯下的坐骑居然不是马匹,赫然就是周帆最早捕捉到的那只猛虎。

这猛虎在空间当中待了那么久,就连体型也大了不少,身高八尺的典韦跨坐在上面,居然一点也不嫌矮。

为了这典韦的老虎坐骑,自己日后**兵的计划,周帆那可是没少花心思啊。

周帆亲自实验过,骑在这猛虎身上奔跑的时候,它那脊柱会不断地蠕动,这样不只是猛虎不舒服,就连自己也难受的紧,别提长时间骑乘了。

为了解决这一问题,周帆花了老大功夫,终于找到了解决的办法。

这马有马鞍,自然猛虎也有虎鞍,周帆特意找工匠给典韦打造了这么一副虎鞍,隔绝了猛虎脊柱与典韦的接触,最终弄出来了这**兵。

这典韦本来就长得魁梧,令人畏惧,如今再加上这猛虎坐骑,那别提是有多威风了。

除了三人三骑之外,一旁的还跟着十一匹健马,十匹是普通的健马,另外一匹,是周帆最后两匹伪三级马匹中的一匹,青影。

“少爷,巳时快到了!”一旁的周峰看了看天上的太阳,忍不住的提醒道。

周帆眉头一皱,淡淡的说到:“再等等!”

周峰哪里会不知道周帆在等什么啊,然而他刚想要说话,却被那周帆挥手阻止了。

周帆嘴角也是露出了一丝笑容,吐出来了三个字:“他来了!”

只见不远处,那荀攸亦步亦趋的向着他们这边走来,脸上带着那么一点微笑。

周帆连忙翻身下马,直接迎了过去,大笑道:“公达,你这可算是来晚了啊!”

荀攸微微一笑,脸上露出一丝惊讶,说道:“如今还未到巳时,我这可不算是迟到,不过远扬是如何得知,我一定回到来的?”

“远扬?”听到了这两个字,周帆不禁微微皱眉。这若是平时,这荀攸叫自己一声远扬,那在正常不过了,但是自己昨天已经抛出了橄榄枝了,如今他这还叫自己远扬,这也就说明了一个问题了。

这荀攸还没有打定注意跟随自己,而如今愿意前来帮助自己,倒也不乏想要观察观察自己的意思。若是自己是个辅佐之人,那么他便会投靠自己,若是自己是个烂泥扶不上墙的家伙,那么着荀攸绝对会二话不说,直接离开。

“我相信你回来!”周帆重重的说道。同时也在心中打定了注意,绝对会让这荀攸心服口服的加入自己。

荀攸闻言,不由心头巨震,为的仅仅是他周帆这句我相信罢了。

说实在的,昨天周帆请他出山帮忙的时候,他根本就没有丝毫的犹豫。大将军何进是什么样的货色,他还不清楚吗,被他征召,去当个黄门侍郎,又能有什么前途。

也就在这个时候,周帆找上了他,抛出了橄榄枝。以他的眼光,自然是能够看得出他将来绝对是一个不凡人之人,何进跟他相比,根本没有任何的比较性。

因此他荀攸早就打算好了要跟着周帆,前往冀州,平定叛乱。若是周帆的表现能够让他满意,他也不介意全心全意的辅佐于他。

而如今,他却是被周帆这句我相信弄得有些感触了起来,这种被信任,被了解的感觉,当真是不错。

“哈哈哈!”周帆猛的大笑了起来,将荀攸拉到了那匹青影身边,说道:“好了,公达,莫要在多废话了,若是在不出发,晚了时间,到时候恐怕要被老师责罚了。这匹青影,就送给你代步吧。”

顿时荀攸就是眼前一亮,双目紧紧的盯住了那匹青影,以他的眼光,怎么会看不出这匹神骏的战马,绝对不同凡响,他周帆居然就这么轻易的送给自己了。

“这是给我的?”荀攸有些愣愣的说道。

“那是自然,你觉得我们这里,还有谁需要这匹青影的?”周帆开着玩笑说道。

荀攸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在场几人,顿时打了一个激灵,心中巨震,额角流下了一滴冷汗。这时候的他才想起了这周帆好像还有着一手神奇的驯兽本事呢,一匹好马恐怕还真的不是什么难事。

周峰胯下那匹黑风就不说了,绝对是不弱与这匹青影的好马。

至于周帆的那匹赤血,居然是一匹未成年的小马驹,不过看那极其桀骜的眼神,想来也绝对不一般,甚至恐怕要比这青影还要好。毕竟那可是他周帆自己的坐骑,有好东西,那自然是自己用啦。

要说这周帆的赤血,还能让他接受的话,那么典韦的坐骑彻底让他奔溃了。他见过骑马,骑驴,骑牛的,但绝对从来没见过骑老虎的啊,当真是艺高人胆大,连老虎都能拉来当坐骑了,这周帆还有什么做不到的。

“那我就不客气了!”想到这里,荀攸也就不再矫情了,一个翻身上了马。

周帆一声大笑,一马当先的向着那校场而去。

洛阳,北军五校,校场。

“哇,猛……猛虎……那人居然拿猛虎当坐骑……”

“快跑啊,猛虎出来了。”

“跑什么,没看见来人是骑都尉周帆吗,那猛虎是人家的宠物!”

周帆一行人的到来,顿时引起了军营中的一片骚乱,无奈,这典韦如今实在是太拉风了,这年头谁有本事拿猛虎当坐骑来着,任凭是谁,都会忍不住多看几眼的。

听闻军营外面一片的骚乱,卢植也是带着几个亲卫迎了出来。

“老师!”周帆恭敬的对着那卢植行了一礼。

卢植一脸严肃的点了点头,不过很明显的那嘴角有有些抽抽了起来。

毕竟周帆这一行四人,实在是太诡异了些。

周峰和荀攸两人还算好,但这周帆居然骑了一匹小马驹来了,那典韦更是过分,直接把那头猛虎给骑来了,直看的那卢植异彩连连,怪不得会引起那么大的动静。

“咦,没想到公达你也来了!”卢植有些惊讶的看了一眼那荀攸。这荀攸那可是有着真才实学的人,若是可以把他拉到自己身边,为自己出谋划策,那绝对是有益无害的事情。

荀攸恭敬的对着卢植行了一礼,说道:“远扬贤弟相邀,攸不敢不来。”

当即卢植便露出了一丝恍然的表情,满含笑意的看了一眼那周帆,原来如此,这荀攸原来是自己好徒弟拉来的。

而且这荀攸虽然没有明说,但是意思也很明确了,自己是周帆拉来的,自然是要跟着他了。

不过卢植倒也没有在意,在他身边和在周帆身边有什么区别吗。

而且周帆也是第一次上战场,虽然有自己在旁帮衬着,但是自己身为一军主帅哪有空时刻关心到他啊,但是如今有着荀攸这个稳重的人在他身边,他卢植也是放心多了。

“今日大军休整一天,明日三更做饭,五更出发,切记,既然入了我军,那就不得违背军令,否则莫怪我无情!”卢植看了一眼四人,严肃的说道。

“诺!”四人恭敬的应道。

“嗯!”卢植重重的点了点头,指了一个方向,说道:“我还有些事情要忙,远扬你那两千羽林骑在那里,我让人带你前去。”

“多谢老师!”周帆随意的说道。这两千羽林骑,那是属于他周帆的直属部队,即便是他卢植,也没有资格去命令他们,当然他可以直接命令周帆便是了。

对于自己这么一只骑兵,周帆也是有些好奇与激动,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去看看了。这羽林骑那绝对是大汉部队中,精锐中的精锐了,自己能不能在这沙场上获取战功,靠的就是他们了。

卢植点了点头,对着身边一个亲卫吩咐了两句,便转身离开了。

那亲卫也不废话,直接大步的走了出去,而周帆四人也是连忙跟了上去。

喜欢爆炸吧思维请大家收藏:(www.rmxsb.com)爆炸吧思维热门小说吧更新速度最快。

爆炸吧思维最新章节 - 爆炸吧思维全文阅读 - 爆炸吧思维txt下载 - 欧阳乐的全部小说 - 爆炸吧思维 热门小说吧

猜你喜欢: 卜筑我的绝世谪仙爆炸吧思维
完本推荐: 重启末世全文阅读君临天下全文阅读最强的系统全文阅读抗日之铁血兵王全文阅读抗日之铁血智将全文阅读我从凡间来全文阅读回到明朝当暴君全文阅读大明1630全文阅读三界独尊全文阅读鬼咒全文阅读极乐宝典全文阅读我要做门阀全文阅读系统的黑科技网吧全文阅读黑卡全文阅读我不是大明星啊全文阅读成化十四年全文阅读猎国全文阅读三界血歌全文阅读豪门生子日常全文阅读权门婚宠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斯坦索姆神豪猫的忧郁横推雄兵连的假面真千金她有千层马甲天后她多才多亿我在直播种田我不可能是剑神穿越八年才出道二婚必须嫁太子皇上您该去搬砖了团宠妹妹成了权臣的小娇包我的小人国大恩以婚为报凤啼长安救世主她才三岁半直播之狩猎荒野闯荡日本当声优从一胎六宝开始当全能专家满级大佬拿了祸水剧本人在木叶:开局获得王权剑意藏珠哈利波特之学霸无敌红色莫斯科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三国之最强义父董卓网游之最强传说诸天大佬超神宠兽店快穿之我家宿主是爸爸古董商的寻宝之旅

爆炸吧思维最新章节手机版 - 爆炸吧思维全文阅读手机版 - 爆炸吧思维txt下载手机版 - 欧阳乐的全部小说 - 爆炸吧思维 热门小说吧移动版 - 热门小说吧手机站